青岛大二女生突患“骨肉瘤” 向社会求助:我想活下去 青岛大二女生突患“骨肉瘤” 向社会求助:我想活下去

青岛大二女生突患“骨肉瘤” 向社会求助:我想活下去
原本还有10天就要迎来憧憬的新学期了,可青科大大二女生邱梦思因被查出恶性肿瘤,无法按时返回校园。花季般年纪遭遇肿瘤,30多万元的手术和化疗费犹如天文数字。“我才20岁,美好的青春刚刚开始,我想活下去……”正在与恶魔抗争的邱梦思向社会发起求救。“骨肉瘤”中晚期 青岛20岁女大学生遭遇晴天霹雳“下学期我就大二了。但是就在这个暑假,一个叫做‘骨肉瘤’的东西,悄然走进了我的身体,彻底改写了我和我家人的命运。”“我才20岁,美好的青春刚刚开始,我想活下去……”日前,一条求助信息在朋友圈里广泛转发。求助人是青岛科技大学传媒学院的一名大二女生邱梦思。求助信的内容,记者通过多方采访得到了证实。邱梦思来自陕西省安康市汉滨区大竹园镇金鸡村5组,目前就读于青岛科技大学传播与动漫学院,专业为广告学(文史类),开学即将上大二。实际上,被确诊的恶疾早在几个月前就有征兆。邱梦思说,4月份在学校的时候,她的右腿膝盖开始隐隐作痛,但当时并未太在意。暑假放假回家后,邱梦思疼痛数月的膝盖开始慢慢肿了起来。在外婆的坚持下,邱梦思去医院做了检查,检查结果栏刺眼地出现了“恶性肿瘤”四个字。“当时的我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,但是医生迟疑的眼神,让我的内心开始不安。”邱梦思很快被转院至西安唐都医院。抽血-穿刺-拍片,经过一周的煎熬等待,结果出来了,诊断书上“骨肉瘤”中晚期几个字犹如晴天霹雳。9岁丧母父亲再婚 两个姐姐成唯一依靠8月19日,记者联系上了邱梦思的大姐邱寒月。她告诉记者,妹妹病情诊断至今,已经住院一个多月,接受了术前两次化疗。“今天正好是第二次化疗,反应更厉害,吐得不行。虽然妹妹已经把长发都剃了,但刚长出来的也掉得厉害。”邱寒月目前在广州工作,现在妹妹的治疗费用和家里的生活费,主要靠她。“前段时间我回家待了10多天,给小妹办理住院手续。现在我二妹辞职了,和外婆一起照顾小妹。”说起小妹的不幸遭遇,电话那头的邱寒月有些哽咽。邱寒月家里姊妹三个,邱梦思排名老幺。小妹9岁那年,她们的妈妈在一次重大车祸中撒手人寰,留下三个年幼的女儿。“妈妈去世前和爸爸一直在外打工,我们姐妹仨从小就在跟着外婆生活。”邱寒月说,妈妈去世后,爸爸再婚组建了新家庭,姐妹仨还是跟着外婆生活。她们年幼时期,父亲给她们生活费,亲戚们也会帮衬着。姐妹仨也都很争气,都考上了大学。2015年,邱寒月本科毕业后便去广州工作。初入职场,工资也不高,每个月她都省吃俭用,寄给还在读书的两个妹妹用。去年,二妹也大学毕业了,小妹也考上了心仪的大学。原本以为苦尽甘来。然而,一切美好的设想,被这场突如其来的疾病撞得破碎。邱寒月说,现在医生给出的治疗方案是,手术前做两次化疗,切除肿瘤后再做四次,整个过程会持续两年。但是医生说,这个过程也会有很多变数,不排除截肢的可能。目前,邱梦思的治疗费用保守估计30万,这对姐妹仨儿来说无疑是天文数字。邱寒月说,现在的两次化疗一共用了4.5万,基本是亲戚一起凑的。想活下去…… 邱梦思积极与病魔抗争因为邱梦思化疗后反应较大,需要卧床休息,记者并没有直接联系她本人。但从她大姐邱寒月的口中得知,邱梦思还是比较乐观的,积极配合治疗。“小妹这阵子几乎都不看手机。但每天晚上我都会发视频给二妹,让小妹接,和她聊聊天,给她加油鼓劲。”邱寒月,有的时候小妹会问她“我会不会死”这样的话,她就会有扎心一样的难受。“我就安慰她,你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好好治疗,病好了想干什么就干什么。”邱梦思在求助信里这样写到:治疗的过程很痛苦,当医生在我的锁骨处埋下“深度静脉置管”后,我第一次在家人面前哭了,我很疼,我更害怕,因为我知道,埋下这根管子,意味着我与病魔的抗争开始了。不过看着守在她病床前的70多岁的外婆,她又慢慢忍住了。“不然我要是哭了,外婆看到会更难过的。”邱梦思发起求助后,她所在的青岛科技大学及传媒学院也在朋友圈和校友群里广泛转发,为患病学子募捐爱心善款。记者从青科大传媒学院获悉,目前学院的领导和老师都为邱梦思进行了爱心助力。学院还准备从爱·传媒基金中拿出1万元捐给邱梦思,开学期间还准备搞爱心义卖。“特别感谢妹妹的学校和社会上的爱心人士。现在经常有她学长学姐加我微信或者打电话来关心。也希望妹妹能熬过这一难关。”如有爱心人士想帮助邱梦思,可联系她的大姐邱寒月,联系电18620277707。(记者 李珍梅)